网大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www.uiowa.edu.hk/dm/inquirybbs
查看: 6277|回复: 20

真是军阀混战啊 [复制链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09: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徐树铮(1880年—1925年),中国近代史上的政治、军事人物,北洋军阀皖系名将。字又铮,号铁珊,又号则林,江苏萧县(今属安徽)人,因区别于同时期的另一政治人物徐世昌,人称“小徐”。
  徐树铮早年考中秀才,1901年从家乡赴山东投奔袁世凯,开启了军旅生涯。1905年至1910年东渡日本学习军事。他是段祺瑞的心腹谋士,在辛亥革命、洪宪帝制、张勋复辟时辅佐段祺瑞“三造共和”,又在与冯国璋的斗争中引张作霖奉军入关,以巩固皖系权力,并主持“武力统一”。他还成立安福俱乐部,操纵国会选举,活跃于民初政治舞台。后因南征失利及军阀间的不和,徐树铮转向西北筹边。他以武力为后盾,于1919年11月迫使外蒙古无条件撤销自治,回归中国中央政府的直接管辖之下,并以西北筹边使身份坐镇外蒙,加以经营。1920年夏返回北京,参与直皖战争,败北后逃亡日本。后来他试图扶植段祺瑞东山再起,联络孙中山、张作霖形成反直系三角同盟,曾攻入福建,组织建-政制置府,但很快失败。1924年以后出国游历,1925年冬回国,欲联合孙传芳和张作霖反对冯玉祥。因徐树铮曾暗杀冯玉祥的舅父陆建章,故冯玉祥对他更加仇视,命张之江在1925年12月30日徐树铮乘火车离京经廊坊时将其劫持并qiang杀。
  徐树铮文武双全,才华横溢,著有阐述他政治思想的《建国铨真》及文学作品《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16: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陆军中将加上将衔、远威将军。1917年,策动了张勋赶走黎元洪的张勋复辟事件。事后又策划了讨伐张勋的“讨逆军”行动,后任陆军总次长,主张武力统一中国。1919年因派兵收复外蒙古而声名远扬。1925年12月11日徐考察结束回到上海,12月29日晚乘专车离开北京南下,途经京津间廊坊车站,被冯玉祥部张之江劫持,于12月30日凌晨被杀,时年45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19: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自幼聪颖过人,才气横溢。3岁识字,7岁能诗,13岁中秀才,17岁补廪生,有神童之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21: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901年,徐树铮弃文从武,到济南上书山东巡抚袁世凯,陈述经武之道,未得赏识。后被荐为段祺瑞记室。1905年,被保送至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就学。1910年,学成回国。回国后在段祺瑞的部队任清朝第六镇军事参议,1911年任第一军总参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25: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912年至1914年,徐树铮先后任军学司司长、军马司司长、将军府事务厅长等职。1914 年5月,徐树铮任陆军部次长,年仅34 岁,为次长中最年轻者。袁世凯称帝时,因其劝段祺瑞抵制,遭袁世凯罢免。1916年,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总统,段祺瑞为国务院总理,徐树铮复任陆军次长兼国务院秘书长。在府院之争中,被革职。1917年,策动了张勋赶走黎元洪的“张勋复辟”事件。事后又策划了讨伐张勋的“讨逆军”行动,后任陆军总次长,主张武力统一中国。第二次府院之争,段祺瑞辞职。徐幕后策划督军团对冯国璋施加压力,策动张作霖入关抢夺军火,迫使冯国璋再度启用段祺瑞组阁。段祺瑞复任总理兼陆军总长,徐树铮任陆军次长兼西北筹边使,升为上将。在冯段之争中,徐为段穿梭奔波,他一方面假参加欧战之名,向日借巨款,编“参战军”,为段扩兵争雄;一方面组织“安福俱乐部”,包办选举,成立安福国会,以巩固段之政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27: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918年6月15日,徐树铮在天津暗杀冯玉祥的恩师兼老长官陆建章。1919年,徐树铮任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同年10月,率兵进入外蒙古,迫使外蒙古在1919年11月17日正式取消自治,回归中国。孙中山电贺其成就可与傅介子、班超相比。1920年,直皖两系军阀斗争激烈,他被免职,任远威将军,留北京代职。直皖战争后,段祺瑞下台。他被指控为“十大祸首”之最而遭通缉拿办,借日本使馆之助逃到天津,后潜入上海英租界内匿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31: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921年,孙中山以非常大总统名义在桂林组织大本营,计划北伐讨直。此时直奉两系矛盾日趋尖锐,孙中山联合段祺瑞、张作霖组成三角同盟。徐树铮代表段祺瑞于次年初赴桂林与孙中山晤谈,主张孙、段、张三方联合成立全国政权,反对直系军阀政府。1924年9 月,盘距在江苏的直系军阀齐燮元为夺取被浙江皖系军阀卢永祥控制的上海,爆发了江浙战争。徐树铮任浙沪联军总司令。皖系失败,他在租界的寓所里被支持直系军阀的英国人拘捕。并强迫他乘英轮去欧洲。在途经香港时,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段祺瑞被推为临时执政,徐获得自由,后被任命为考察欧美日本各国政治专使。遂率考察团15人,先后考察法国、英国、瑞士、意大利、德国、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比利时、荷兰、美国、日本等12 个国家。在考察法国期间,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徐树铮电致挽联。 徐树铮于1925年12 月11日考察结束回到上海,期间与孙传芳会晤,商议直、奉、皖三系联合对抗冯玉祥和准备北伐的革命军,双方相谈甚欢。段祺瑞以京津局面混乱电嘱其暂缓赴京,但他认为考察回国,理应复命,19日即动身赴京。复命后,于12 月29 日晚乘专车离开北京南下,途经京津间廊坊车站,被冯玉祥部下张之江派人劫持,于30日凌晨被复仇杀害。时年45岁。翌年,归葬故里,有《建国铨真》、《视昔轩文稿》、《兜香阁诗集》、《碧梦庵词》等著作传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35: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正面评价
1919年,在外蒙古撤消自治已具备相当有利的客观条件的前提下,徐树铮抓住有利契机,经过深思熟虑的准备,运用正确的策略方针,把握和推动时局,迅速和平地完成了撤治使命,使外蒙古最终于1919年11月17日正式呈请政府“情愿撤消自治”。徐树铮在撤治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外蒙古的回归,不仅打击了民族分裂势力,保证了中华民国的领土完整与主权统一。徐树铮的外蒙古治理政策对外蒙古的政治稳定、经济文化的恢复和发展均产生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孙中山对徐树铮收复外蒙古做出了极高的评价:“比得来电,谂知外蒙回心内向。吾国久无班超傅介子其人,执事(指徐)于旬日间建此奇功,以方古人,未知孰愈?外蒙纠纷,亦既七年,一旦归复,重见五族共和之盛,此宜举国欢欣鼓舞者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37: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反面评价
徐树铮极力推行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直接和间接发动了直皖战争和第一次直奉战争,频繁的战乱使国家疮痍满目,士兵尸横累累,人民流离失所。而造成国家这样的乱局,徐树铮起到了很恶劣的作用,难辞其咎。
徐树铮是段祺瑞的灵魂,有极强才干,但锋芒毕露,过于骄狂,胆大敢干,树敌太多。 袁世凯曾这样评论徐树铮:“又铮其人,亦有小才,如循正轨,可期远到。但傲岸自是,开罪于人特多。”冯玉祥杀徐树铮,当然有政敌的原因,但徐树铮杀了冯玉祥的舅舅兼大恩人陆建章,也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41: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爱好
徐树铮年少聪颖,精书法,擅诗词古文,从政后仍手不释卷,对桐城派大师姚鼐的《古文辞类纂》爱不释手,总是随身携带,以为经国大计、治事律身之道都可在书中找到。徐树铮留下来的诗大约200首,词60首。下面是他去收复外蒙时,在库仑写下的一首《念奴娇·笳》: “砉然长啸,带边气,孤奏荒茫无拍。坐起徘徊,声过处,愁数南冠晨夕。夜月吹寒,疏风破晓,断梦休重觅。雄鸡遥动,此时天下将白。遥想中夜哀歌,唾壶敲缺,剩怨填胸臆。空外流音,才睡浓,胡遽乌乌惊逼。商妇琵琶,阳陶觱篥,万感真横集。琱戈推枕,问君今日何日?”
1925年3月,孙中山在北京病逝,5月举行安殡时,正在欧洲考察的徐树铮用电报发回挽联:
百年之政,孰若民先,曷居乎一言而兴,一言而丧;
十稔以还,使无公在,正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此联上句典出《论语·子路》,下句典出曹操《让县自明本志令》,徐树铮信手拈来,区区三十多字,便概括了孙中山一生的主要历史功绩。
徐树铮酷爱昆曲,水平达到了专业程度。他能自辑曲谱,能上台演出,并曾与徐凌云、项馨吾、俞振飞等名角同台。他擅长花脸和贴旦两种角色的曲目,声如洪钟。张謇曾赠诗云:“将军高唱大江东,势与梅郎角两雄”。1925年5月,他以专使身份访英,应邀在英国皇家学院演讲,题目竟然是《中国古今音乐沿革》,让古典的英国绅士淑女对中国军人刮目相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6:51: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徐死,徐世昌挽联是: 道路传闻遭兵劫, 每谓时艰惜将才!奇的是,当年陆建章死后,徐世昌送的也是这幅挽联。真实的历史,往往比小说家编的更有戏剧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714
积分
17246
发表于 2017-4-11 16:52:29 |显示全部楼层
不懂别瞎粘贴,回去吹三海一盒挺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精华
1
积分
1877
发表于 2017-4-11 16:59:04 |显示全部楼层
左棍们疯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左棍这两天貌似很亢奋,疯狂刷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00: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史·徐树铮传
  
  徐树铮者,字又铮,一字铁珊,光绪六年(1880年)十月九日生,江苏萧县人也。世务农,其父忠清以拔贡生设馆为业,方圆八县之举人,十之八九出其门下。树铮序幼,其母妊时,梦一老僧贻灵芝草,家人异之,因乳名灵芝。七岁,忠清于驴背上口授诗歌,令其仿作,居然可颂。路人异之,皆称神童。某叟闻,以一联难之曰:“开窗望月。”树铮即对曰:“超海拔山。”叟惊而去。又有一叟善棋,向无对手,老将钉死于棋盘。树铮与对弈,致叟大急,寻斧起钉。又慕林则徐为人,因自号则林。十岁,读书徐州。十三,补县庠生。十七,岁试夺魁,食廪饩。翌年应试南京不中,即辍科举,不复进取。盖适甲午之败,因念念以从军为尚。庚子,洋人攻津门,朝廷募兵。树铮乘夜亡走,未及江浦,为其母追还,为取亲。妻夏氏,名宣,字鸿筠,长树铮二岁。新婚宴尔,夏氏颇许其意,为说父母,遂得斧资成行。
  
  时袁世凯为山东巡抚,海内称能吏。树铮乃赴济南投书,陈经武之策。世凯适丁母忧,命道员朱钟琪延接。钟琪有名士风,所言皆不合,于是辞去。钟琪更遗书诮之,书至故里,家人皆讶之,以为卤莽。惟忠清致书曰:“汝之出将以待用也。未得人用,乃妄拟用汝之人先为汝用乎?”时值年关,树铮于客舍为人楹联,器宇毕现,段祺瑞恰见,异之。约与长谈,甚讶其才,乃延为记室。会袁世凯设督练公所于保定,乃携赴任。虽为官长,操步每与士兵同,坚苦卓越,志趣异人。某日,世凯观操,祺瑞问曰:“士卒中可有入眼者?”世凯指树铮曰:“惟此人有书生气。”居三载,得公派留学日本,入士官学校,隶第七期步兵科,与杨荩诚、宋子扬等同学。宣统元年(1909年)毕业,翌年回国,从段祺瑞于第六镇。已而党人起事武昌,祺瑞署湖广总督,统第一军于前线,以树铮为总参议。时袁世凯已擢总理大臣,阴欲取清自代,乃使祺瑞领衔上劝退书,请定共和政体。树铮实草此文,详见段执政传。
  
  民国肇立,为陆军部军学司长,旋转军马司长,兼管总务厅事。祺瑞为部长,特倚重之,同僚多不平。或致书祺瑞以播诼,祺瑞皆与共读,其爱惜如此。袁总统组织政治会议,以继代国会,树铮为委员。未几,擢陆军部次长。时袁总统设海陆军大元帅统帅办事处,陆军、海军、参谋部长皆为办事员,祺瑞忿之,不出,部务咸付树铮。日军对德宣战,取胶济路。适潍县驻军换防,树铮密令运军火一列车与德军。山东将军靳云鹏询曰:“君向有亲日之名,今何以背之?且我国为中立国,安可如此?”树铮对曰:“日本者中国之强邻也。近一二十年内,中国欲有作为,必得日本谅解而后可。此余所以亲日也。虽然,日本必不欲中国强,异日为中国友邦者,必美、德二国也。今德军困于青岛,我示以小惠,作患难之交,将有为于明日也。事成则有益国家,不成则治余一人之罪,君以为如何?”云鹏然之,事遂成。
  
  袁总统欲称帝,段祺瑞非之。总统无如之何,迁恶树铮,曾欲免之,祺瑞争曰:“如此请先免吾职。”总统终免祺瑞部长职,又以树铮虚报订购军火款四十万元,着免次长,以田中玉继之。然总统终欲收祺瑞之心,屡召见之。祺瑞每称病不起,树铮乃命人扬言于杨度、梁士诒辈云:“合肥之觐项城,项城必允祺瑞一切所求,人事任免亦不外耳。”杨、梁闻之,皆沮毁祺瑞,遂不复召。树铮曰:“项城逆天而行,势必难以收场,此项城所以竭力拉拢合肥也。今若贸然应之,有似佛头着粪,天下扬其臭,则东海、河间有可乘焉。惟今之计,惟有虚与消极,待其自生变数,则倒河倾海,亦无能为也。”幕中皆服其能,而总统愈忌之。树铮恐总统之不利于己,乃阳称不问政治,创办正志中学。正志重经史,以林纾、姚永朴、姚永概等为教习。亦重音乐,国歌校歌以外,读史有歌,劝学有歌,感时伤别,慷慨抒情,无不被之新声,形诸拍奏。亦重法、德文,教员多洋人。尤重军事,学生皆能步操技击,制度多参照日本士官学校。盖树铮以下,总教官宋子扬登皆士官生也。未几,祔祖母与先考墓。既归北京,复起用为将军府事务厅长。入谢总统,叩首行大礼,以服丧故也。总统大悦,以为转意帝制。适唐、蔡起护国军,树铮乃上书总统云:“大元帅钧鉴:天下初定,誓血未干,而遽觑非常,变更国体,无论外交之未洽也。而民信不孚,干戈四起,大局之危,可翘足而待。惟有速下罪己之令,去奸谀之徒。收已去之人心,复共和之旧制。则滇可驰一介之使,以解其兵。内外之人,亦皆无所籍口,而国势定矣。若再迟疑瞻望,多延时日,是直授人以柄,自召天下之兵,非策之得也。”总统大恚,始知其素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13: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段祺瑞复出为总理,欲以树铮为秘书长,知总统必不豫,托王士珍为说项。士珍知不可,委蛇而不赴命。又倩张国淦为之。国淦见总统曰:“总理欲以树铮为秘书长,以资熟手。”总统怒曰:“是成何体统。军人总理,军人秘书长。此东洋刀,彼亦东洋刀。请复命合肥,徐树铮乃军事人材,任为陆军次长可也。”国淦覆命总理,总理掷烟斗于地,怒曰:“时至今日,尚不肯些许放手耶?”不日有令,以王式通为秘书长,树铮为副。已而黎元洪继任总统,段总理复欲以树铮为国务院秘书长。张国淦重作说客,黎总统亦忿曰:“请语总理,一万件事都可依他,惟此事不可。”国淦难之,往见徐世昌。世昌往谏总统曰:“愚以为一万件事都可不依他,惟此事非依不可。又铮虽跋扈,莫若芝泉跋扈。多一人跋扈,亦未必不佳也。”总统沉吟良久曰:“诺。然今后院秘书长因公进府,须偕府秘书长俱来。”遂任树铮为院秘书长。    树铮知总统不悦已,亦不甚敬重总统。常以内阁制自矜,以总统为盖印工具而已。丁世峄为府秘书长,特好为总统争权,尤不忿树铮行事。段总理稍为退让,然仍爱树铮不疑。李烈钧北伐,树铮电令李纯讨伐,而未请令总统。内务总长孙洪伊,国民党人也,怒斥树铮越权。又有地方大员任命,皆树铮自为之,而未会商内务部。洪伊乃请辞总长职,段总理优令挽留,且诫树铮滥权。树铮因恨之。适内务部裁员怨洪伊,诉诸平政院。树铮乃以此为口实,请命于段总理,着免洪伊部长职。总统为之骇然,拒不盖印。前后凡四,树铮恚曰:“总统倘不盖印,则须令孙洪伊不得参加国务会议。”总统勃然大怒曰:“是何言哉!是何言哉!汝竟威吓本总统耶?”树铮愀然曰:“此总理之意也。”已而段总理亲至公府,请总统盖印,总统仍严拒之。总理萧然曰:“总统若不肯免伯兰职,请免余职可也。”总统稍惧之云:“免职大不相宜,伯兰自请辞为佳。”总统乃使王士珍说洪伊,褒以出洋优差,然洪伊严拒之。国会为洪伊弹劾树铮,树铮云:“伯兰辞总长,外可以为省长,内可以主水利,悉如其意。”洪伊哂之。然后段总统怒曰:“如此则我等皆辞,孙洪伊一人当之可也。”徐世昌为斡旋,总统无奈何,终免树铮、世峄、洪伊职。    张勋复辟,总统于难中复段祺瑞总理职。段总理乃提李长泰、冯玉祥二部,誓师于天津马厂,以段芝贵、曹锟为司令,树铮、梁启超、汤化龙为参赞。即日,破逆军于旋踵之间。冯国璋继任总统,以段总理兼陆军总长,仍以树铮为陆军次长。总理委傅良佐湖南督军,以王汝贤、范国璋为前锋,攻湘军于衡山宝庆一带。湘军与桂军并立反击,汝贤、国璋忽通电停战,未待命也。朝野震动,总理羞愤辞职,树铮从之。时曹锟、李纯、王占元、陈光远联名制巧电,力主南北停战。树铮知此必非曹锟本意,乃往说之曰:“今李纯执长江三督牛耳,若南北混一,则声誉之隆,远非将军可及。将军为项城旧臣,西南所切齿者也。故李纯援引将军,实自壮之阴谋耳。若将军弃李纯而就芝泉,异日国会新组,必拥将军为副总统。其中得失,不待深言矣。”曹锟然之,遂从段氏。段氏遂强。陆建章为总统往安徽联络会道门,冯玉祥屯兵于武穴,欲夺皖省。树铮乃为段祺瑞说奉军入关以当之,总统遂服,陆、冯事卒不成。适日军援军火至,树铮即以此谢奉军,计步枪二万七千余。总统、段氏咸为之愕然。奉军驻军粮城,张作霖自任总司令,以树铮为副,代行总司令职权,声威震动京畿。总统惧之,复段祺瑞总理职。    树铮既居功自矜,益不能容人使才,尤与靳云鹏不相能。时曹锟南征,树铮欲代为直隶督军,擢锟为两湖巡阅使兼湖北督军。令未发而曹锟已知,忿欲辞职。树铮不得已,亲往汉口告罪。树铮既以直军为忧,乃调奉军入湘,直、奉皆怒。树铮乃请命总理,表吴佩孚孚威将军,与督军同级,以离间曹、吴也。佩孚膺其衔而不为其用,竟与南军媾和。适陆建章为总统游说天下,皖系忌之。树铮乃以书约之于奉军司令部,至则戕之。段总理闻树铮约见建章,知非善意,急令曾毓隽驱车往救,至则已迟矣。树铮与建章子承武为士官同学,夫人与承武夫人与同学,两家向日交好,今竟决绝如此。总理乃发布命令云:“前据张怀芝、倪嗣冲、陈树藩、卢永祥等,先后报称陆建章迭在山东、安徽、陕西等处,勾结土匪,煽惑军队,希图倡乱,近复在沪勾结乱党,当由国务院电饬拿办。兹据国务总理转呈,据奉军副司令徐树铮电称,陆建章由沪到津,复来营煽惑,当经拿获枪决等语。陆建章身为军官,竟敢到处煽惑军队,勾结土匪,按照惩治盗匪条例,均应立即正法。现既拿获枪决,著即褫夺军职勋位勋章,以昭法典此令。”树铮素跋扈,奉军军费,十三为其截留,咸用于皖系势力。张作霖怒,免树铮副司令职。徐世昌当选总统,恐树铮生事,委之参战处参谋长,派往日本观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19: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段祺瑞复出为总理,欲以树铮为秘书长,知总统必不豫,托王士珍为说项。士珍知不可,委蛇而不赴命。又倩张国淦为之。国淦见总统曰:“总理欲以树铮为秘书长,以资熟手。”总统怒曰:“是成何体统。军人总理,军人秘书长。此东洋刀,彼亦东洋刀。请复命合肥,徐树铮乃军事人材,任为陆军次长可也。”国淦覆命总理,总理掷烟斗于地,怒曰:“时至今日,尚不肯些许放手耶?”不日有令,以王式通为秘书长,树铮为副。已而黎元洪继任总统,段总理复欲以树铮为国务院秘书长。张国淦重作说客,黎总统亦忿曰:“请语总理,一万件事都可依他,惟此事不可。”国淦难之,往见徐世昌。世昌往谏总统曰:“愚以为一万件事都可不依他,惟此事非依不可。又铮虽跋扈,莫若芝泉跋扈。多一人跋扈,亦未必不佳也。”总统沉吟良久曰:“诺。然今后院秘书长因公进府,须偕府秘书长俱来。”遂任树铮为院秘书长。    树铮知总统不悦已,亦不甚敬重总统。常以内阁制自矜,以总统为盖印工具而已。丁世峄为府秘书长,特好为总统争权,尤不忿树铮行事。段总理稍为退让,然仍爱树铮不疑。李烈钧北伐,树铮电令李纯讨伐,而未请令总统。内务总长孙洪伊,国民党人也,怒斥树铮越权。又有地方大员任命,皆树铮自为之,而未会商内务部。洪伊乃请辞总长职,段总理优令挽留,且诫树铮滥权。树铮因恨之。适内务部裁员怨洪伊,诉诸平政院。树铮乃以此为口实,请命于段总理,着免洪伊部长职。总统为之骇然,拒不盖印。前后凡四,树铮恚曰:“总统倘不盖印,则须令孙洪伊不得参加国务会议。”总统勃然大怒曰:“是何言哉!是何言哉!汝竟威吓本总统耶?”树铮愀然曰:“此总理之意也。”已而段总理亲至公府,请总统盖印,总统仍严拒之。总理萧然曰:“总统若不肯免伯兰职,请免余职可也。”总统稍惧之云:“免职大不相宜,伯兰自请辞为佳。”总统乃使王士珍说洪伊,褒以出洋优差,然洪伊严拒之。国会为洪伊弹劾树铮,树铮云:“伯兰辞总长,外可以为省长,内可以主水利,悉如其意。”洪伊哂之。然后段总统怒曰:“如此则我等皆辞,孙洪伊一人当之可也。”徐世昌为斡旋,总统无奈何,终免树铮、世峄、洪伊职。    张勋复辟,总统于难中复段祺瑞总理职。段总理乃提李长泰、冯玉祥二部,誓师于天津马厂,以段芝贵、曹锟为司令,树铮、梁启超、汤化龙为参赞。即日,破逆军于旋踵之间。冯国璋继任总统,以段总理兼陆军总长,仍以树铮为陆军次长。总理委傅良佐湖南督军,以王汝贤、范国璋为前锋,攻湘军于衡山宝庆一带。湘军与桂军并立反击,汝贤、国璋忽通电停战,未待命也。朝野震动,总理羞愤辞职,树铮从之。时曹锟、李纯、王占元、陈光远联名制巧电,力主南北停战。树铮知此必非曹锟本意,乃往说之曰:“今李纯执长江三督牛耳,若南北混一,则声誉之隆,远非将军可及。将军为项城旧臣,西南所切齿者也。故李纯援引将军,实自壮之阴谋耳。若将军弃李纯而就芝泉,异日国会新组,必拥将军为副总统。其中得失,不待深言矣。”曹锟然之,遂从段氏。段氏遂强。陆建章为总统往安徽联络会道门,冯玉祥屯兵于武穴,欲夺皖省。树铮乃为段祺瑞说奉军入关以当之,总统遂服,陆、冯事卒不成。适日军援军火至,树铮即以此谢奉军,计步qiang二万七千余。总统、段氏咸为之愕然。奉军驻军粮城,张作霖自任总司令,以树铮为副,代行总司令职权,声威震动京畿。总统惧之,复段祺瑞总理职。    树铮既居功自矜,益不能容人使才,尤与靳云鹏不相能。时曹锟南征,树铮欲代为直隶督军,擢锟为两湖巡阅使兼湖北督军。令未发而曹锟已知,忿欲辞职。树铮不得已,亲往汉口告罪。树铮既以直军为忧,乃调奉军入湘,直、奉皆怒。树铮乃请命总理,表吴佩孚孚威将军,与督军同级,以离间曹、吴也。佩孚膺其衔而不为其用,竟与南军媾和。适陆建章为总统游说天下,皖系忌之。树铮乃以书约之于奉军司令部,至则戕之。段总理闻树铮约见建章,知非善意,急令曾毓隽驱车往救,至则已迟矣。树铮与建章子承武为士官同学,夫人与承武夫人与同学,两家向日交好,今竟决绝如此。总理乃发布命令云:“前据张怀芝、倪嗣冲、陈树藩、卢永祥等,先后报称陆建章迭在山东、安徽、陕西等处,勾结土匪,煽惑军队,希图倡乱,近复在沪勾结乱党,当由国务院电饬拿办。兹据国务总理转呈,据奉军副司令徐树铮电称,陆建章由沪到津,复来营煽惑,当经拿获qiang决等语。陆建章身为军官,竟敢到处煽惑军队,勾结土匪,按照惩治盗匪条例,均应立即正法。现既拿获qiang决,著即褫夺军职勋位勋章,以昭法典此令。”树铮素跋扈,奉军军费,十三为其截留,咸用于皖系势力。张作霖怒,免树铮副司令职。徐世昌当选总统,恐树铮生事,委之参战处参谋长,派往日本观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21: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欧战既讫,改参战处为西北边防筹备处,以树铮为处长。会俄国革命,蒙古事大可为,树铮上西北筹边办法大纲。有云:“查西北一带,东自车臣汗,西至阿尔泰,北自俄界,南抵察绥,绵亘千余万方里,地面辽阔,悉属蒙旗游牧之区,居民稀少,诸业未兴。且地主之名与权,属国属人,亦未分明制定。故在任事之人,非坚抱开创之志,忍艰耐劳,刚柔互用,难期有济。在政府为事择人,亦非委以专责,假以便宜,终必劳而无获。此谋国者所由蚤夜彷徨攘袂急起者也。惟同此五味,而烹调之法,人异其术。树铮所言之办法有当与否,不敢必人以共计,而默为审察,固觉此事不办则已,办则所举者,皆不容不视为要图矣。一曰名义须先颁也。事权限于名义,名正然后言顺,名正言顺事乃得成。此项名义不可太虚,太虚则无从假手。亦不可太实,太实反招窒碍。似宜明令特派西北筹边使,庶几虚实兼赅,进退可以自如,而不婴内外之忌嫉。如再以明令普告,谓现拟裁兵,预筹安顿,故特委专员布置垦务,则军民心安,遐迩信仰,尤称妥洽。二曰权限须即制定也。凡事权限不清,最难收效。名义定后,似应拟定官制,申明系统体制,及与境内之都护、都统、佐理、接境之督军省长等如何联接,咨交国会议决公布,庶有条理可寻,且预杜临事之牵掣。三曰铁路最为急务也。事业之难易,文化之通塞,商务之盛衰,兵备之厚薄,无一不恃交通为脉络。西北荒漠无垠,人多游牧,因之交通丝毫不辟。然其地极目平旷,无高山大河之限,间阻沙漠,绕避甚易,修筑铁路,殊非艰事。计自张家口,直抵满洲里,约千五百里。自归绥经赛尔乌苏,过库伦,直抵恰克图,约二千余里。赛尔乌苏过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再折而出阿尔泰,以入迪化,直抵绥定,共约五千三四百里。乌里雅苏台入唐努乌梁海千余里。均属不可少之干径,诚宜亟力筹筑,以便推行他业。财力足则同时并举,不足则次第兴修。计日程功,不难署券以待。一俟俄乱告平,再商由恰克图北修,与俄路相接,更有裨商务。四曰汽车可先通行也。铁路绵延万余里,非岁月间所可成事。应先筹设汽车公司,按照预定铁路脉络,分投往返,再佐以遥站马车及驼驮等,缓急相辅,周转商货,庶几商务灵活,商业自盛,而税收亦必日有起色。五曰垦牧可即布署也。西北地旷人稀,天候严寒,且前清禁例重重,是以民布乐往。今宜力振垦牧各业,沿铁路两旁,渐次垦辟,蕃殖牛羊诸畜,马匹尤属重要。易草莱为沃壤,洵指顾可期之事。盖西北各地,虽间遇沙漠,而草原极广,甚宜耕牧。纵河渎有不甚贯通之嫌,而茅草蕃殖,足证地面以下水泉不深,凿井引沟汲灌,亦甚措手。六曰矿产可即采掘也。西北矿藏,号称饶富,阿尔泰、唐努乌梁海、库苏古尔附近,及喀喇沁、鄂尔多斯各部,有金银铜铁铅各种,质美量闳,外人垂涎已久。他如煤炭碱石等,数亦不尠,且率浮出地表,开采并不费工。七曰商货可资流通也。西北物产不如内地繁衍,然动植各物运至内地销售者,颇属大宗。而内地之货运售者,亦极不少。交通一便,贸易当易旺盛。八曰兵备宜有布置也。近日蒙旗不靖之风传,未必尽属情实,而军人政客遂所挟策干时,请速兴师镇剿。窃谓无名之兵,非计之得。蒙人多猜而小利,易接纳,与其突增多兵,俾相惊惧,或至生心自卫,勾结外援,反滋纷扰,实不如蚤日兴办工商垦矿各业,俾知亲附。各业稍具规模,即行陆续增队,籍资保护。不惟节省兵费,政府财力得纾,实属驭边正道,边心益安,斯边防赖以永固。九曰教化宜即布行也。有清以来,蒙部内属,迄今约三百年,率以愚蒙谓策,实大背人情天理之正。此后欲蒙边日见亲洽,即非力整教化,劝谕兴学,不易为功。惟蒙虽颛鲁,骤迫以汉文汉语,殆无不掩耳却走者。似宜先以汉人学蒙文习蒙语入手。无论官民商吏,同事练习。成效稍著,情交日亲,彼中渐知蒙文蒙语之不惬于用,自将有有心起者,学汉文汉语。届时因势利导,则不待强求,自易牖迪。十曰礼俗宜渐移易也。前此蒙汉之隔阂,固由交通不便所限,而礼俗不通,实又为交通不繁之大原,而孕百病之根。加以前清禁例,不准汉人携眷漠北,不准汉蒙通婚。于是相阻益远。共此一国,而俨成绝俗。为今之计,似宜明令撤去一切禁例,准其携眷通婚,即令骤难畅达,而官吏员役以及垦耕商矿诸人,均得携眷而往。寄居日久,家室多往来之情,婚姻不待劝而合,久之则礼俗同归一致,畛域庶可尽泯。以上诸事,无一非当务之急,而举办之先,又无一不待巨额之款。果能切实举办,预计三四年,自可有赢之利。十年之后,则更无穷。惟目前毋金,何自而出,谨请借箸筹之。一曰发公债资信证,一曰设银行行钞票,二者相依为用,缺一不可,公债之额应视最先筑之一路所需若干以为衡,各路孰先孰后,尽可由我自便。惟由绥至恰,宜提前赶办,以其有外约牵制,不早扼定,必起争端,此路一定,别路更无他虑也。此路共计二千余里,每里需两万银元,以公债票面计之,约预发行五千万元,方能敷用。可名之曰边业内国公债,指定用途,即以边业保证。现虽难于销售,然正不必急售,只籍此昭示兴办各业,信委专员之确据,姑以暂押二三百万也矣。另设一边业银行,准其发行钞票,召集商股,可得三四百万元,合之债票所押,至少六百万元易集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23: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六百万元之实资,发行钞票千一二百万元,流通必易,恃此钞票,再益以随时联络之小股,则汽车车各个公司及垦牧采矿各业,不数月均可蔚然而起。及时着手路工,信誉必益昭著。路工一开,即可以收回债票,切实发售,是步步为营之策,稳而无失。政府但选一沉干有为之人,畀以名义,假以事权,证以信托,尽可听其自然,待时而获矣。或谓西北多外蒙之地,路况诸宗,均有俄约为祟,恐多枝节,而抑知毫无足虑。俄约谓外蒙之路,中国可自筑,己款不足,应借俄款。此时俄乱方殷,若向彼借款,不啻恶谑嘲笑,故以己款为宜。内国公债,全系内款,俄人丝毫不得妄干。外蒙之矿,俄得任意开采,系俄军私约,我国万不宜宗,奈何引以自缚。且即以私约论,亦无不准我国采矿之说,不足置意也。树铮反复审核,计之已熟。有无可采,伏候钧察,树铮谨略。”中央然之,委树铮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    乃以李如璋为前锋,先至库仑。时蒙古王公已宣布撤销自治,惟其意在恢复前清旧制,与活佛分权。都护使陈毅多与王公谈判,活佛不悦,上书大总统请调离之。陈毅上书自辩,靳总理许之。树铮每与争而不得,乃进兵库仑,晤活佛。又电中央曰:“陈使言过其实,急切近名,而心思不能沉细。自觉明于万里,其实蔽于目前。其人真价如何,树铮不敢断言。惟心目中见为如此,故实不敢尽情信任。今树铮亦仍另行尽力,期于速定,以免旷日持久,或生枝节。事成仍归陈使,决不与竞也。”活佛悦而宴之,辞不赴,活佛乃遣内务长巴特玛往请之。树铮知巴特玛素非活佛所喜,乃说之曰:“蒙古之事,本使只责求活佛与执事二人意见。他人有异言,本使自当之。执事如此年高,不惮奔走,以谋黄教之安,而活佛罪恶已极,尚不肯发一言,徒令喇嘛假威福以祸王公,王公不平既久,必思报复,争乱相寻,则黄教已矣。黄教去,蒙古必如散沙,则外蒙已矣。是执事有爱外蒙爱黄教之心,而活佛持之以酿乱也。外蒙为国家领土,我为外蒙长官,有弹压地面之责,焉能坐视。请往告活佛,明日速应则已,不应当即拿解入京,听政府发落。若能说活佛转意,本使必为王爷请中央册命,兄弟皆双俸,虽活佛不敢轻也。”翌晨,巴特玛至,握手云:“昨晚别后,夜赴佛前痛陈利害,继之以泣。佛感我意,许以撤治。惟陈毅偏袒王公,佛意必撤换之。”树铮许之,巴特玛乃大会喇嘛王公,众皆签名盖印,誓以撤治。惟活佛向无签名盖印之例,特许免之。已而外蒙政府上书都护使并筹边使,声明取消自治,襄从五族共和。故外蒙恢复而不血刃,树铮运筹之巧也。树铮亦知多伤陈毅,于上书中多为维护。靳总理素与树铮相左,值此亦服。孙文于上海闻之,专电贺云:“吾国久无班超傅介子其人,执事于旬日间建其奇功,以方古人,未知孰愈。自前清季世,四裔携贰,几于日蹙国百里。外蒙纠纷,亦既七年,一旦复归,重见五族共和之盛,此宜举国欢忻鼓舞者也。”凌钺忿忿,以树铮为军阀也。孙文曰:“此公论自不可没也。”遂颇有联合段氏之意。其余倾心致意者无算,国人咸为踊跃,以自左宗棠平西北以来,边事无盛于此者。惟柯劭忞诘之曰:“夫西北游牧之民,公乃欲以郡县治之,可乎?”树铮辗然曰:“君勿信书,试观余规划可也。”中央遂调陈毅为豫威将军,委树铮外蒙活佛册封专使,以筹边使总办外蒙事宜。即日复抵库仑,授活佛七狮金印,宣册文曰:“外蒙古博克多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汗,赞助取消自治,为外蒙谋永久治安,仁心哲术,殊堪嘉尚,著加封为外蒙古翊善辅化博克多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汗,以昭殊勋此令。”树铮驻署库仑,首办边业银行,以李祖法为总经理,印纸钞,有骆驼图案。蒙人喜把玩之,多以白银易之。时行商于蒙地者多晋人,常以赊账诱蒙人之羊,至期则多取,以羊已生育也。蒙人忠厚而信,不识其术,羊多为晋人所得。树铮力禁之。蒙地无蔬菜,树铮令试种大白菜,一试而成,蒙地皆好之。久之得蒙人爱戴,或车行道阻,蒙人皆趋为推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24: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树铮既自壮于西北,直、奉皆妒而惧,以树铮为晁错,竟互通声气,张帜曰清君侧。段祺瑞哂之。吴佩孚乃与南军媾和,撤防北上,此兵谏也。已而曹锟会督军团于保定,厉兵秣马,宣言曰:“直军此番撤防,愿为扫除祸国殃民之安福系及倡乱卖国之徐树铮,对于先进泰斗、同气友军,则毫无恶感及敌对行为焉。”段祺瑞乃易帜为定国军,召树铮回京为参谋长。不日,两军相接于京畿一带,定国军先胜两阵,树铮率东路军,自梁庄进至杨村。然段芝贵之西路军败于吴佩孚,张作霖亦出师助敌,战事遂败。树铮与曾毓隽、段芝贵等八人避难于东交民巷日军营,前后九十余日,终匿于柳条箱中逃出,僻居上海英租界。此民国九年(1920年)事也。翌年,外蒙古再度独立,国人皆无如何,树铮顿足慷慨,惟日诵唐诗、唱昆曲而已。    已而孙文遣陈炯明击败桂系,设大本营于桂林。树铮往访之,先会廖仲恺、汪精卫于广州,又与蒋介石同赴桂林。路经阳朔,或曰此处甲于桂林,何不驻马一游。树铮曰:“余久慕其名,然国事日蹙,岂待淹迟。异日天下鼎定,必与诸君共游也。”既至桂林,孙文大悦曰:“又铮此来,慰我数年渴望焉。”欲拜为参谋长,树铮固辞之。然同盟亦订立,盖由孙文北伐,奉军出关,卢永祥袭江苏。然陈炯明遽反孙文,奉军败于直军,计遂不成。树铮乃策反闽军王永泉部,偕许崇智开府于延平,自称建国军政制置府总领。又攻福建督军李厚基于水口,大败之,入福州。奉孙文令,委林森为福建省长,王永泉为闽军总司令。永泉以树铮为患,渐有猜意,树铮乃返上海,居南洋路。    已而卢永祥下野,所部杨化昭、张义纯等奉树铮为首,驻军华界。英人素忌皖系,竟拘树铮于租界。得唐绍仪、朱庆澜等人为奔走,孙文亦通电抗议,租界乃令树铮出洋,非至利物浦不得下船。船至香港,港督司徒拔使人迎之下船,还其自由行动。盖船行之日,冯玉祥倒戈京师,囚曹锟,逐吴佩孚,迎段祺瑞为元首,故树铮得释也。段执政召树铮,树铮以行囊已就,力辞不赴。执政无奈,委树铮考察各国政治专使。遂携家眷,游欧美日本诸国。各国知树铮收复外蒙之功,咸以上宾待之,得见法、英、瑞士、意、义、德、苏、比、荷、美、日首相、达人,考察其政法军学制度。德人感树铮民国三年之事,待之尤为隆重,且赠以先进兵器制造图纸若干。船行返沪,树铮甚自矜,欲着上将礼服登岸。朱佛定谏曰:“今将军以考察专使回国,专使文职也,故着常服为佳矣。”树铮不怿,勉从之。孙传芳迎于岸上,共趋访张謇于南通。    已而得段执政电,以京师有乱象,令其暂缓进京。树铮甚轻此论,卒北上。甫下车,即赴执政府。甫见执政,泣下如雨,相对跪拜而拥。时执政为傀儡耳,京城事不可为,树铮寓京一周,忽欲辞去,南下谋军旅之事。将行之日,段执政忽得一短笺,书云:“又铮不可行,行必死。”执政遽转送树铮,树铮哂之,以为贼子敢尔耳,竟登专列。褚哲文携一连军马来,愿护送南下,树铮坚辞之。车遂发,是夜丑时至廊坊泊站。忽有不速之客,持张之江名贴,邀树铮下车与会。树铮婉拒之。乃有兵士十余,蜂拥登车,裹挟树铮下车,至站外一里许,以乱枪射杀之。此民国十四年(1925年)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事也。随行咸为拘押,翌日陆建章公子承武至,慷慨演说,大言为父报仇云耳。时树铮尚陈尸于大雪中,张之江有部下段大洪者,曾为树铮学生,为具棺椁,运发北京。树铮卒归葬于萧县凤凰山之原,此童年之游憩地也。树铮善诗文书法昆曲,有《视昔轩文》、《兜香阁诗》、《碧梦盫词》传世。    论云:陆承武为托词而已。张之江为国术先驱,甚明武德,杀徐之意盖出于其主冯玉祥。传冯玉祥本欲以炸药炸毁其车,之江不忍为之,卒行狙杀,事因是易泄。冯玉祥杀徐树铮者何?天下皆知为陆建章报仇,然此止其一也。树铮访欧,晤墨索里尼二,密订军火借款协议,皖系得更张,其势将不可挡。冯玉祥患之,杀机亟速。且树铮纵横捭阖之间,每自以为是,以奉张为大敌,乃引直冯为友军,不知保密,斯事轻为冯玉祥所知。此吴禄贞之覆辙也。盖树铮其人,跋扈鹰扬,不能自惜。冯玉祥则丘壑深沉,能虚以事人,待机而动。此君子之雄不能敌小人之智也。追怀其外蒙之功,本与左文襄辉映而卒夭者,国家之病者,英雄之命也。悲夫!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树铮子道邻起诉冯玉祥于北碚法院,卒法院以杀人罪时效十五年已逾,不予追究。故斯事只待史论耳。    赞曰:彼鹰何苍,彼鸟何黄。英雄之命,奸雄之幸。天作高山,嗟尔仰瞻。盍得其类,保有其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30:3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树铮既自壮于西北,直、奉皆妒而惧,以树铮为晁错,竟互通声气,张帜曰清君侧。段祺瑞哂之。吴佩孚乃与南军媾和,撤防北上,此兵谏也。已而曹锟会督军团于保定,厉兵秣马,宣言曰:“直军此番撤防,愿为扫除祸国殃民之安福系及倡乱卖国之徐树铮,对于先进泰斗、同气友军,则毫无恶感及敌对行为焉。”段祺瑞乃易帜为定国军,召树铮回京为参谋长。不日,两军相接于京畿一带,定国军先胜两阵,树铮率东路军,自梁庄进至杨村。然段芝贵之西路军败于吴佩孚,张作霖亦出师助敌,战事遂败。树铮与曾毓隽、段芝贵等八人避难于东交民巷日军营,前后九十余日,终匿于柳条箱中逃出,僻居上海英租界。此民国九年(1920年)事也。翌年,外蒙古再度独立,国人皆无如何,树铮顿足慷慨,惟日诵唐诗、唱昆曲而已。    已而孙文遣陈炯明击败桂系,设大本营于桂林。树铮往访之,先会廖仲恺、汪精卫于广州,又与蒋介石同赴桂林。路经阳朔,或曰此处甲于桂林,何不驻马一游。树铮曰:“余久慕其名,然国事日蹙,岂待淹迟。异日天下鼎定,必与诸君共游也。”既至桂林,孙文大悦曰:“又铮此来,慰我数年渴望焉。”欲拜为参谋长,树铮固辞之。然同盟亦订立,盖由孙文北伐,奉军出关,卢永祥袭江苏。然陈炯明遽反孙文,奉军败于直军,计遂不成。树铮乃策反闽军王永泉部,偕许崇智开府于延平,自称建国军政制置府总领。又攻福建督军李厚基于水口,大败之,入福州。奉孙文令,委林森为福建省长,王永泉为闽军总司令。永泉以树铮为患,渐有猜意,树铮乃返上海,居南洋路。    已而卢永祥下野,所部杨化昭、张义纯等奉树铮为首,驻军华界。英人素忌皖系,竟拘树铮于租界。得唐绍仪、朱庆澜等人为奔走,孙文亦通电抗议,租界乃令树铮出洋,非至利物浦不得下船。船至香港,港督司徒拔使人迎之下船,还其自由行动。盖船行之日,冯玉祥倒戈京师,囚曹锟,逐吴佩孚,迎段祺瑞为元首,故树铮得释也。段执政召树铮,树铮以行囊已就,力辞不赴。执政无奈,委树铮考察各国政治专使。遂携家眷,游欧美日本诸国。各国知树铮收复外蒙之功,咸以上宾待之,得见法、英、瑞士、意、义、德、苏、比、荷、美、日首相、达人,考察其政法军学制度。德人感树铮民国三年之事,待之尤为隆重,且赠以先进兵器制造图纸若干。船行返沪,树铮甚自矜,欲着上将礼服登岸。朱佛定谏曰:“今将军以考察专使回国,专使文职也,故着常服为佳矣。”树铮不怿,勉从之。孙传芳迎于岸上,共趋访张謇于南通。    已而得段执政电,以京师有乱象,令其暂缓进京。树铮甚轻此论,卒北上。甫下车,即赴执政府。甫见执政,泣下如雨,相对跪拜而拥。时执政为傀儡耳,京城事不可为,树铮寓京一周,忽欲辞去,南下谋军旅之事。将行之日,段执政忽得一短笺,书云:“又铮不可行,行必死。”执政遽转送树铮,树铮哂之,以为贼子敢尔耳,竟登专列。褚哲文携一连军马来,愿护送南下,树铮坚辞之。车遂发,是夜丑时至廊坊泊站。忽有不速之客,持张之江名贴,邀树铮下车与会。树铮婉拒之。乃有兵士十余,蜂拥登车,裹挟树铮下车,至站外一里许,以乱qiang射杀之。此民国十四年(1925年)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事也。随行咸为拘押,翌日陆建章公子承武至,慷慨演说,大言为父报仇云耳。时树铮尚陈尸于大雪中,张之江有部下段大洪者,曾为树铮学生,为具棺椁,运发北京。树铮卒归葬于萧县凤凰山之原,此童年之游憩地也。树铮善诗文书法昆曲,有《视昔轩文》、《兜香阁诗》、《碧梦盫词》传世。    论云:陆承武为托词而已。张之江为国术先驱,甚明武德,杀徐之意盖出于其主冯玉祥。传冯玉祥本欲以炸药炸毁其车,之江不忍为之,卒行狙杀,事因是易泄。冯玉祥杀徐树铮者何?天下皆知为陆建章报仇,然此止其一也。树铮访欧,晤墨索里尼二,密订军火借款协议,皖系得更张,其势将不可挡。冯玉祥患之,杀机亟速。且树铮纵横捭阖之间,每自以为是,以奉张为大敌,乃引直冯为友军,不知保密,斯事轻为冯玉祥所知。此吴禄贞之覆辙也。盖树铮其人,跋扈鹰扬,不能自惜。冯玉祥则丘壑深沉,能虚以事人,待机而动。此君子之雄不能敌小人之智也。追怀其外蒙之功,本与左文襄辉映而卒夭者,国家之病者,英雄之命也。悲夫!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树铮子道邻起诉冯玉祥于北碚法院,卒法院以杀人罪时效十五年已逾,不予追究。故斯事只待史论耳。    赞曰:彼鹰何苍,彼鸟何黄。英雄之命,奸雄之幸。天作高山,嗟尔仰瞻。盍得其类,保有其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精华
2926
积分
7850
发表于 2017-4-11 17:34: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树铮既自壮于西北,直、奉皆妒而惧,以树铮为晁错,竟互通声气,张帜曰清君侧。段祺瑞哂之。吴佩孚乃与南军媾和,撤防北上,此兵谏也。已而曹锟会督军团于保定,厉兵秣马,宣言曰:“直军此番撤防,愿为扫除祸国殃民之安福系及倡乱卖国之徐树铮,对于先进泰斗、同气友军,则毫无恶感及敌对行为焉。”段祺瑞乃易帜为定国军,召树铮回京为参谋长。不日,两军相接于京畿一带,定国军先胜两阵,树铮率东路军,自梁庄进至杨村。然段芝贵之西路军败于吴佩孚,张作霖亦出师助敌,战事遂败。树铮与曾毓隽、段芝贵等八人避难于东交民巷日军营,前后九十余日,终匿于柳条箱中逃出,僻居上海英租界。此民国九年(1920年)事也。翌年,外蒙古再度独立,国人皆无如何,树铮顿足慷慨,惟日诵唐诗、唱昆曲而已。    已而孙文遣陈炯明击败桂系,设大本营于桂林。树铮往访之,先会廖仲恺、汪精卫于广州,又与蒋介石同赴桂林。路经阳朔,或曰此处甲于桂林,何不驻马一游。树铮曰:“余久慕其名,然国事日蹙,岂待淹迟。异日天下鼎定,必与诸君共游也。”既至桂林,孙文大悦曰:“又铮此来,慰我数年渴望焉。”欲拜为参谋长,树铮固辞之。然同盟亦订立,盖由孙文北伐,奉军出关,卢永祥袭江苏。然陈炯明遽反孙文,奉军败于直军,计遂不成。树铮乃策反闽军王永泉部,偕许崇智开府于延平,自称建国军政制置府总领。又攻福建督军李厚基于水口,大败之,入福州。奉孙文令,委林森为福建省长,王永泉为闽军总司令。永泉以树铮为患,渐有猜意,树铮乃返上海,居南洋路。    已而卢永祥下野,所部杨化昭、张义纯等奉树铮为首,驻军华界。英人素忌皖系,竟拘树铮于租界。得唐绍仪、朱庆澜等人为奔走,孙文亦通电抗议,租界乃令树铮出洋,非至利物浦不得下船。船至香港,港督司徒拔使人迎之下船,还其自由行动。盖船行之日,冯玉祥倒戈京师,囚曹锟,逐吴佩孚,迎段祺瑞为元首,故树铮得释也。段执政召树铮,树铮以行囊已就,力辞不赴。执政无奈,委树铮考察各国政治专使。遂携家眷,游欧美日本诸国。各国知树铮收复外蒙之功,咸以上宾待之,得见法、英、瑞士、意、义、德、苏、比、荷、美、日首相、达人,考察其政法军学制度。德人感树铮民国三年之事,待之尤为隆重,且赠以先进兵器制造图纸若干。船行返沪,树铮甚自矜,欲着上将礼服登岸。朱佛定谏曰:“今将军以考察专使回国,专使文职也,故着常服为佳矣。”树铮不怿,勉从之。孙传芳迎于岸上,共趋访张謇于南通。    已而得段执政电,以京师有乱象,令其暂缓进京。树铮甚轻此论,卒北上。甫下车,即赴执政府。甫见执政,泣下如雨,相对跪拜而拥。时执政为傀儡耳,京城事不可为,树铮寓京一周,忽欲辞去,南下谋军旅之事。将行之日,段执政忽得一短笺,书云:“又铮不可行,行必死。”执政遽转送树铮,树铮哂之,以为贼子敢尔耳,竟登专列。褚哲文携一连军马来,愿护送南下,树铮坚辞之。车遂发,是夜丑时至廊坊泊站。忽有不速之客,持张之江名贴,邀树铮下车与会。树铮婉拒之。乃有兵士十余,蜂拥登车,裹挟树铮下车,至站外一里许,以乱qiang射杀之。此民国十四年(1925年)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事也。随行咸为拘押,翌日陆建章公子承武至,慷慨演说,大言为父报仇云耳。时树铮尚陈尸于大雪中,张之江有部下段大洪者,曾为树铮学生,为具棺椁,运发北京。树铮卒归葬于萧县凤凰山之原,此童年之游憩地也。树铮善诗文书法昆曲,有《视昔轩文》、《兜香阁诗》、《碧梦盫词》传世。    论云:陆承武为托词而已。张之江为国术先驱,甚明武德,杀徐之意盖出于其主冯玉祥。传冯玉祥本欲以zha药zha毁其车,之江不忍为之,卒行狙杀,事因是易泄。冯玉祥杀徐树铮者何?天下皆知为陆建章报仇,然此止其一也。树铮访欧,晤墨索里尼二,密订军huo借款协议,皖系得更张,其势将不可挡。冯玉祥患之,杀机亟速。且树铮纵横捭阖之间,每自以为是,以奉张为大敌,乃引直冯为友军,不知保密,斯事轻为冯玉祥所知。此吴禄贞之覆辙也。盖树铮其人,跋扈鹰扬,不能自惜。冯玉祥则丘壑深沉,能虚以事人,待机而动。此君子之雄不能敌小人之智也。追怀其外蒙之功,本与左文襄辉映而卒夭者,国家之病者,英雄之命也。悲夫!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树铮子道邻起诉冯玉祥于北碚法院,卒法院以杀人罪时效十五年已逾,不予追究。故斯事只待史论耳。    赞曰:彼鹰何苍,彼鸟何黄。英雄之命,奸雄之幸。天作高山,嗟尔仰瞻。盍得其类,保有其士。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mba报考条件|Conference Centre|netbig.com|大学排名|国际学校|欧洲移民|股票行情|网大论坛 ( 粤ICP备08125616号 )

GMT+8, 2017-8-24 18:3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